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人

我也很幸運,在這個常常以兩人為主的世界,有些情侶或夫婦留出生命空間,讓我作「第三人」。作第三人有個重點,就是要跟雙方都是好朋友,像張惠菁的那一篇主人公阿倫一樣。沒有這種微妙的平衡,三個人的腳會互相踩來踩去。我也不認為每一夫妻或情侶都適合發展這種情誼。端看「緣份」吧。 原先已經認識R和E,不過是E的一個請求,開始了這段三人行的。 那時R在德國受訓,非常辛苦。給他寫寫信吧,E對我說。於是我每週寫一封傳真,告訴他酷熱如夏日的台北冬天;國民黨的地方選舉如何幾近全軍覆沒;在住處不遠外,陳進興正在作最後的逃亡掙扎。R從德國回來,我們也成了朋友。 一九九九年的最後一天,我回到台灣。嚴重的時差恍神下,跟著一票人到金瓜石去跨年。喧囂塵上的Y2K在台灣似乎炒得沒有那麼熱鬧,時鐘邁入2000,1月1號,我們將寫著自己願望的天燈放入漆黑的夜色,世界並沒像那些危言聳聽的預言家所說的停擺,而是繼續照常運轉下去。 那晚吃火鍋的時候,R說一直找不到伴郎人選,不知怎麼辦。我不小心一時動了惻隱之心,也或許是時差腦筋不清楚,就告訴他我來作備胎,實在找不到人就由我上場吧。過一陣子,我問他伴郎找得如何,他說:什麼?就是你啦!原來這傢伙那晚用哀兵政策,就這麼被他賣了。結果以後出去,介紹我的時候,會說:這是我的伴郎,不果我比他年輕…= = 其實,我們並不常黏在一起。我也不太受得了黏得化不開的任何一種感情。這也是我喜歡作第三人,遠超過二人行的原因吧。但是每次的聚集,總是有著想起來溫暖或好笑的插曲。他們女兒出世前,我們去了一趟香港。三人逛街、吃東西,不然就在飯店閒話家常,端的是重回無憂慮的童年時光、永恆的記憶。帶他們去吃了一頓西班牙菜,一直讓E唸唸不忘。每次知道我去香港,她總會說:這個Daniel又自己去吃好吃的海鮮飯了。 有一天他們來接我去吃飯,我跟R都穿了兩人喜愛的「香蕉共和國」灰色尖領T恤。啊,不會吧。這樣出去很有嫌疑呢。R賊賊地說,那就去Gay Bar了,是不是?害得E啼笑皆非。吃飯回來,台北的陽光靜好,明亮的都市風景在車窗外流過,車內是慵懶的爵士樂小喇叭。連他們的寶貝女兒也安靜地在車後,不想破壞這美麗的寧靜時分。 他們女兒出世,我順理成章作了乾爹。這個小女生也真有意思。最近跟R和E,還有另一家去東部旅遊,有天座間在討論誰戴眼鏡,小女生說:我家只有一個人戴眼鏡,就是乾爹。R笑說,什麼時候把你也收編進來了。 去年臨走前,跟他們兩家人去了一趟金山洗溫泉。我跟E講,我要自己一個人住。後來,她來電話說:「房間訂好了,你跟我們睡一間。」「可是,我要自己住一間(心裡吶喊著:我不要跟你女兒一起啦,好吵….)。」「喂,你自己住要三千八耶,別浪費了!」「我…我…」話還沒講完,她就掛電話了。 那真是一間幽雅美麗的溫泉房,除了一張床,還有一間和室,掛著輕紗窗簾,隱約映照著外面的綽約綠蔭。講好了我睡床,他們住和室。結果就寢前,E假仙的說:乾爹的床好舒服哦…….最後,他們母女睡床,兩個男生睡和室。
八煙.jpg
去年秋天,金山怒放著大片大片秋芒。今年秋天,在花東縱谷追蹤永恆的山色與河谷間大片大片蒹葭的顏色。。 剛與R和E從東部回來的dannybo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