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編輯室(下)

面對市場上的變化,陳蕙慧認為,現在的編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管文字而已。21世紀的編輯,要更懂市場、更了解市場,並且要有足夠的能力,來規劃應變對策。以「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來說,編輯要開始思考,自己的出版節奏是否要變化,並且慎選自己的出版品,尤其是後來跟風者的心理,常常不會深度經營,想要與讀者搏感情的長線思考,此時管好自己的出書品質,不選的書,或是翻譯品質,就非常重要。
例如,商周的應變措施便包括了專挑年度暢銷作家來出書,並且想辦法製造話題(請詹宏志專訪土屋隆夫),規劃會引起討論的行銷專訪(宮部美幸不敢坐飛機,商周便派特派員到日本專程採訪),藉此塑造領導品牌;此外,開始籌劃出版作家全集,商周後來便決定,把宮部美幸總共二十九本的書(據說不久前又有四本新書出版,這下就變成了三十三本)全部吃下來,這是非常龐大的負擔,因為得承擔同一作者未來十幾二十本的著作,但相對的,如果你做的好,讓讀者們把這位作者認定成一個品牌,你就能永續經營;要做到這一點,編輯必須有個非常強烈的意識,那就是認清每本書「這輩子」只有一次出場的機會,做錯了、有問題了,就永遠不能回頭;除非編輯們能意識到這一點,否則不可能謹慎,把手頭上的每一本書都小心翼翼地呵護,一步一腳印地維持一個品牌的永續生存。
到了把日本推理系列從商周抽離出來,成立獨步文化後,陳蕙慧還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她幫宮部美幸刻了一個印章,在每本書裡都可以看到;她安排人寫總導讀,並且在每一本書裡都請專人寫解說,陳蕙慧認為,這麼做,不但能延伸讀者們閱讀完這本書的樂趣,從其他讀者的感受中發覺自己沒發現的東西,而且書裡的導讀解說,更是一個讓讀者認識作家,最簡便最容易,但最有果效的一種方式。除此之外,後續日本推理網站的成立,甚至是出版推理專門雜誌《謎詭》的誕生,更可讓讀者因此覺得你是個用心經營的出版社,是真正的專家。(提到《謎詭》,陳蕙慧難掩興奮,她說當她把這份雜誌拿給日本出版社,甚至是極難纏的集英社、角川出版社看時,聽到他們紛紛發出讚嘆之聲,甚至希望能將該雜誌翻成日文在日本出版時,終於覺得自己所做的畢竟沒有白費。)
陳蕙慧說,編輯在編書之餘,有個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讓讀者能更接近作者,不管是安排採訪,設計採訪問題,或是介紹作者的個性,讓作者不再只是藏在書本後面,而是能夠親近的人物,種種一切,就是要讓作者這個品牌是活生生的,是立體化的。本來作者在讀者心中,只是想像,如今透過編輯,竟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於是讀者將會從認同作品,到認同作家,認同作家的品格,最終非買他的書不可。 在做最後總結時,陳蕙慧又不忘提起現代編輯的角色與以前大大不同,在掌握文字之餘,市場的變動將大大考驗編輯們的創意,編輯唯有在面對每一本書時,都能夠絞盡腦汁去思考三個問題:這本書有哪些可能性(儘管看起來好像無望了)?我自己從這本書讀到了什麼?(儘管乍看之下覺得沒有什麼)?這本書打動了我什麼(雖然我只覺哈欠連連)?才有可能展現出新時代編輯的風範。這一切是沒有捷徑的,只有靠著大量閱讀,讀越多,你將會發現,再怎麼無趣的書,都可能被你找出個不論是讀者,或你自己都非買不可的道理。如果說文學的功能,能讓人被娛樂到了、被感動了、被啟發了,甚至願意為此書做些事,成為傳教士,採取該有的行動,那麼編輯需要的正是一顆能常常被文字感動,並願意為此做傳教士的心。常常有人說,現代編輯需要外語能力,需要文筆好,事實上起更關鍵因素的,可能反倒是那顆永遠感動的心。 阿祥 這裡有一篇《謎詭》雜誌的編者序,是陳蕙慧寫的。 獨步嚴選! 「好看」、「必看」的日本推理六十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