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七編輯室(上)

話說那天上課,其實是有兩個講員。第一位講員不能說她講得不好,畢竟人家也常上某知名電台節目接受訪問(該電台節目主持人,其實和他們出版社頗有淵源,如此明目張膽地邀請自家人常上節目,難怪以前修新聞系課程時,就有不少同學譏諷「置入性行銷」),不過一和第二位講員陳蕙慧比將起來,仍舊有如天地之別,而這一點,在我的筆記裡更是一覽無疑。第一位講員演講的時候,我還可以游刃有餘地邊記筆記邊塗鴉;但輪到陳蕙慧,我卻如文抄公般振筆疾書,幾乎連暫停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因為自己對「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特別有感情,我想我就稍微整理一下陳蕙慧是如何推動這套書系成立的來龍去脈好了。時間回到2002年,當時的台灣出版業界,有個非常獨特的現象,那就是市面上一整年幾乎看不到幾本日本推理小說面市,特別是與更早以前約1990年代初期,因林白和推理雜誌緣故興起的日本推理浪潮,或是與2005年一窩蜂搶出日本暢銷書的瘋狂情景相比,這種日本推理荒更顯不可思議。 看見這個斷層了快十年的日本推理小說出版現象,陳蕙慧便開始積極部署。早先,她曾在商周內部提出成立「第七編輯室」,成立宗旨,是推廣日本文學,初期以戀愛小說為主打焦點,而偵探小說是她的第二步驟。不過,嘴巴上說很簡單,到了實際要執行了,才發現困難重重。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出版社非常難被說服,一方面,日本的小說是注重內需多過外銷的,他們光是好好滿足自己國內的讀者,就已夠他們做的了;另一方面,日本的出版社非常重視自己手上的作家,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他們不願意出售自己作家的作品,以免在翻譯的過程中遭到扭曲。
因此,陳蕙慧在2002年第一次去日本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家日本出版社,願意出售推理小說版權,不管是講談社也好,文藝春秋也好,通通回絕,並且斬釘截鐵地說,台灣沒有推理市場。吃了個閉門羹,回到台灣的陳蕙慧仍不死心,三個月後又是一家一家地去拜訪,而情況依舊,沒有人願意;終於,又過了三個月,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陳蕙慧,展開了她第三次的遊說行動,這一回,講談社鬆動了,願意給陳蕙慧一本去試試看。於是在2003年的國際書展,才會有商周宮部美幸《魔術的耳語》推出,並且從此掀起了一波日本推理浪潮。 陳蕙慧自己分析打響這第一砲時的策略。她認為,要讓日本推理小說重新和台灣讀者接觸,必須從當紅的作者開始,當紅的作者自然就不能忽略各式各樣的得獎著作,在日本因各家出版社不遺餘力的出錢出力,一年到晚都有各種推理獎項的頒布。順此邏輯,以「名家」為一個書系的焦點,就很適合,遂有了「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的概念。而又剛好,宮部美幸稍早前因《模仿犯》緣故,在台灣累積了不小的讀者群,使得商周的第一本推理小說,不到一個月便得再版。 陳蕙慧曾和同樣有推理小說出版經驗的詹宏志聊過,在台灣,日本推理小說的銷量,通常都多過於歐美推理小說,平均而言,日本推理小說一年最多不會超過5000本,宮部美幸則為一年8000到10000本,歐美部分,平均則是2000到3000本。之所以如此,自然和台灣文化與日本文化較為接近有關,在台灣,生活週遭充滿了日本推理的元素。 To Be Continued... 阿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