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讓生命發聲(八之二)──第一、二章:為什麼你只當摩西?

最痛苦的是,成為一個基督徒以後,「反骨」性格讓我一天到晚和其他基督徒起衝突。當大家都說,要常常讀聖經,我卻喜歡看些信徒們説的「旁門走道」;參加各式各樣教會活動,只要遇上每個人都一模一樣的講義,我要嘛就是意興闌珊,不想使用,要嘛就是想破腦筋,一定要挑出這講義的毛病;當營會輔導時,「中央廚房」開出的輔導守則與回答學生的標準答案,總是被我質疑這質疑那;有些詩歌,大家開開心心口唱心和,我卻為著第一句歌詞琢磨半天,硬是想要找出破綻,好讓自己可以有理由不用跟別人一樣開口唱歌。
《讓生命發聲》的第一、二章,巴默爾處理的正是類似的問題。他提到,與「讓生命發聲」相反的,就是用「道德清單」來「強迫生命就範」。我們不是讓自己的內在生命盡情綻放發聲,而是覺得這樣的生命非常危險,急著想要用外在的規範典章予以約束。有一次,巴默爾帶領一個課程,他要求參予的成年學員們,能夠每天交一份心得給他。當他把大家的心得收回來之後,只覺得非常詫異,原來所有的心得千篇一律,都是把他上課時講的內容謄抄一遍,完全找不到任何學員自己真正的想法,就連一絲絲的疑惑都沒有。巴默爾說:「我們常常都聽別人說,卻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他鼓勵我們勇於往內尋找,而不是硬要套進一個外在的模子裡。 但是,真實的情況恰恰相反,與其把各式各樣外在的標準、他人的典範,當成生命的目標,強迫自己去追逐,能否好好展現自己與生俱來的寶藏,其實才是更重要的問題。巴默爾徹底顛覆所謂的「呼召」觀點:傳統認為,所謂的呼召,是一種外來聲音(上帝的聲音),要我們去跟著這個聲音說的事情去做去行,就算和我們的本性起了莫大的衝突,也要學著「放下自己」;但是巴默爾卻說,真正的呼召,其實是來自「當地當下的聲音,讓我去成就我生來就是的那個人,實踐呱呱墜地那一刻,上帝所賦予我的最初自我」,呼召的目的,為要召喚我們活出真正的自己。巴默爾用了一個猶太教的故事,為自己的論述增色。話說有位智慧的拉比名叫朱斯亞,當他垂垂老矣,曾這麼對身邊的人說過:「在接下來我要去的世界裡,他們不會問我:『怎麼你不當摩西?』他們會問我:『怎麼你不當朱斯亞?』」 巴默爾的這種想法,勢必得面對一個質疑:這種「高舉自我」的行為,是否太過自私自利。不過,巴默爾倒是覺得,未能真正活出自己的人,才是既自私,又會傷害別人的行為。一方面,這種人是把「外在標準」拿來當保護傘,以為只要符合這個標準,就萬事OK,這樣的人其實才是真正的自私;另一方面,因為硬要照「標準」來活,但是自己的天賦中,又沒那般能耐,結果不但達不到「標準」,還連帶使得他人受害。在我印象中,學校的團契,最容易出現這種問題。劇本總是這樣的:到了要選舉「團契核心同工」的時候,學長姊們按照慣例,會先詢問學弟妹們的意願,很可能在這群學弟妹當中,就有人會跳出來表明自己希望當「團契主席」,甚至搬出「上帝對他說」的大旗來佐證。因為團契文化向來是以尊重個人意願為最大原則,學長姊們不好反對,終究讓他如願以償當上了主席,可是也就在那一天,團契開始了一連串水深火熱的浩劫。論到異象遠景,沒有全盤思考能耐的他,往往只能提出些枝微末節的目標;講到溝通對話,根本聽不進旁人意見的他,總是認為自己想的才是正確;至於敢作敢當、承擔責任的氣度,更不會出現在他身上,因為,任何的失敗在他眼中,問題一定在其他配搭的同工身上。結果,整個團契被弄得烏煙瘴氣,所有活動辦得「離離落落」。這就是把錯誤的「標準」硬要套在自己身上,既害人,又害己。 阿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