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消失點

林布蘭的最早傳記資料: 他只能讀最簡單的荷蘭文,而且讀得很吃力。 物理學家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三十一歲拿到諾貝爾獎。 九年前他的博士考試卻只拿了個C。 葉慈自己承認,二十七歲的時候還未曾吻過女人。 其實作家數週前已經開始打字。不知為什麼,他一直在拖拖拉拉。 馬克斯一輩子沒有看過工廠裡面的樣子。 十六萬觀者走過Le Bateau,倒掛的馬諦斯作品,但是重新掛之前,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 佛洛依德七八歲的時候,曾經故意在父母的臥房地板上撒尿。 美國作曲家柯普蘭 (Aaron Copland) 聽過英國作曲家佛漢‧威廉士 (Ralph Vaughan Williams) 的「第五號交響曲」: 好像盯著一頭乳牛注視了四十五分鐘。 哈代的軼聞。有次查字典,因為不太確定是否真有某個字。結果發現裡面唯一的名言引例就是出自他筆下。 有人轉述愛默生批評英國詩人斯文本恩 (Algemon Swinburne)。 斯文本恩則回稱他是個沒牙齒的粗人。 那玩意兒。梅爾維爾如此形容愛默生的作品。 意思就是那胡說八道的玩意兒。 1913年魏恩加特納(Felix Weingartner)在波士頓指揮《唐喬凡尼》,在約翰.麥科馬克 (John McCormack) 唱完Il miio tesoro,放下指揮棒與大家一同喝采。 作家最近拖拖拉拉,坦白說,其中一個原因是最近提不起勁。 對工作,或是對任何一件事。 Charles Ives七十三歲以「第三交響樂」獲得普立茲獎。 他三十歲就已經寫好的作品。 畢卡索不時用租來的別墅白牆上塗塗畫畫。有一次,房東要了三十法郎重新油漆。 後來畢卡索不禁想到那個人所虧的代價。 我不能常常聽音樂。音樂會讓我想說些愚蠢的好話。 列寧如是說。 根據傳說,但丁死後九個月,向他的一個兒子託夢,告訴他在哪裡可以找到《樂園》的最後十三章。在此之前,大家以為他沒寫。 托爾斯泰寫給契訶夫: 你知道我受不了莎士比亞的劇本,可是你的作品更爛。 果戈里死時財產比一個乞丐好不了多少。 但是他確實有只曾是普希金的金錶。 英國詩人查特頓 (Thomas Chatterton) 十七歲自殺的前一週,據說只靠著一條陳麵包維生。本來就是陳麵包,因為他只能賒到這種東西。 作家認為自己缺少精力只不過是年紀問題。可是最近尤其覺得特別沒有精神。 據說安瑟倫常常在重要的教會會議找藉口離席—為了好好坐下來讀書。 據說威瓦第有好幾次望彌撒的時候突然起身—為了要寫樂譜。 維多利亞女皇有次寫信給《愛麗絲夢遊仙境》作者路易斯.卡羅,索取他的下一本著作-- 結果收到一本簽了名的《行列式淺論》(An Elementary Tretise on Determinants)。 我在腦子裡一天至少完成三幅畫。沒有人買,為什麼要浪費畫布? 畫家莫迪里阿尼二十幾歲,在巴黎一文不名的時候說的。 俄國女詩人阿赫瑪托娃 (Anna Akhmatova) 五十四年以後出回憶錄,記述她與莫迪里阿尼在1911年的私情。兩人在雨中坐在一把不牢靠的傘下,誦讀魏崙(Paul Velaine)的詩作給對方聽--這是他們負擔得起的最大享受。 斯賓諾莎享年四十四歲。最後七年住在海牙的一間閣樓。據說有時候整整三個月足不出戶。 納粹偶爾會把被殺的囚犯骨灰交還給家人。 用包裹郵寄回去。 巴爾扎克第一個引人注意的情婦比他大二十二歲。 而且是七個孩子的媽。 除了音樂,貝多芬十一歲之後就沒有受其他教育。 割劃、燒灼、刺穿、折磨病人之後,醫生竟然還索取他沒資格拿的費用。 兩千五百年前,赫拉克利圖斯特已經這麼說過。 同樣久的時間以前,色諾芬尼說運動員比老師更受人尊敬是不公平的。 可是作家又覺得自己沒有打字,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因為他花了不少時間重新整理排列卡片。作家很確定,大部分都是照自己想要的次序所排列的。 空前絕後的藝術傑作。德國音樂家施托克毫森(Karlheitnz Stockhausen)如此形容紐約世貿大廈的傾毀。 同時期,在畫家利希特(Gerhard Richter)的畫室牆上掛著同樣事件的照片。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對一個人的真正感受,注意你在門墊上看到他意外寄來的信給你的印象是什麼。 叔本華如是說。 波普(Alexander Pope)沒有獲准埋在威斯敏斯德大教堂的詩人墓園。 因為他是天主教徒。 拜倫也一樣。 因為他是拜倫。 所有驚世駭俗的話,都被哲學家說盡了。 西賽羅如是說。 羅馬詩人尤維納利斯解釋為什麼第二世紀的羅馬不堪居住:粗野、喧鬧、偷竊、還有失火或是屋頂倒塌的夢魘等等: 更別提那些詩人甚至在酷熱的八月天還在喋喋不休朗誦自己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