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尼爾‧蓋曼答客問

(問) 蓋曼先生: 如果你喜歡一個作家的作品,後來發現這傢伙是個混蛋,或是相信一些「非常歪曲」的看法,你會繼續讀這名作家的作品嗎? (答) 如果我只能閱讀思想與意見跟我相同的人寫的作品、創作的藝術與音樂,那麼這個世界會是個很悽慘的地方。有很多創作者大剌剌地信奉一些我認為「相當歪曲」的信念,更不要說是頭殼壞去、癲狂、或根本就是錯誤的一些理念與看法,但我還是喜歡他們的作品。不過更糟糕的是,從傳記或是歷史上可以發現,這些我所喜歡甚至崇拜的的藝術家、演員、歌曲創作者、作家卻真的做出一些非常不應該的事。 詩人龐德是個法希斯主義者。他的反猶太人的程度,連鼓吹白人至上的「亞利安」群體 (Aryan Nation) 也相形見拙。而且他還是個叛國賊。可是我很慶幸自己可以讀到他的詩作,欣賞其作品之美,並且從中受益。我可以不費力地列出一堆這種人。他們作出很糟糕的行徑,並且相信一些別人認為相信這種東西應該被活活燒死的一些理念,然而他們同時也能創作出美妙的作品。藝術家、音樂家、創作者、演員、如果不是凡人一個,就什麼也不是了。 藝術作品不等於藝術家。詩不等於詩人。相信故事,但不要相信說故事的人。 不過另一方面更可悲:多年來,我認識一些人--作家與藝術家—馬上很投緣,他們對藝術、美感的看法我完全認同,我們好像長在同一個腦袋瓜上。他們的世界觀也與我相同,我可以與他們促膝長談,散去的時候覺得非常興奮,認識了這樣的朋友,而且等不及閱讀他們的作品,或是欣賞他們的藝術創作…然後,我發現,至少從我的個人喜好來說,他們寫的書竟然如此乏味,畫作如此粗糙醜陋。很奇怪,這比起喜歡一些行為不好,或是我認為思想錯誤、大逆不道的人的作品,更傷我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