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CRS進香團

然而這一切的夢想,隨著我在一個陰雨綿綿溫度低到只有攝氏十幾度的「盛夏」早晨,走進位於海平面達五千英尺的丹佛ICRS會場後,一一破滅。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幾乎佔去整個會場一半以上空間的各樣禮品。大至牆上掛的,小至手上戴的,玲瑯滿目,通通都有。這些禮品攤位全部都在最靠近入口處,也因此,每個人都得多走上個十幾步,才有可能勉強找到一家是和書有關的攤位。 本來嘛!這個展覽取名為國際基督徒「零售商品」展覽,會有禮品店的出現,無可厚非。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這麼多。我沒有仔細數過,但是我知道,從會場的最左邊,一直走到會場的最右邊,最少都要走個幾分種,而這一路上綿延開來滿滿足有兩三排,清一色都是禮品商,若按此印象估計,一定超過了七十家。 還沒有從禮品店帶來的震撼中復原,另外一個令我大感烏托邦幻滅的事情,就是會場中的幾十家參展出版社裡,居然有多達一半以上,都是我絕對不可能踏進一步的攤位。可能我的閱讀習慣太過挑食,對某些家出版社存在著成見,也可能是因代表公司出來談版權,有一定程度的立場必須謹守,但我很詫異,不過就是這麼兩個角度的交織,竟然可以刪除掉那麼多的選項,背後代表了什麼意思?要不是我這個人、我所工作的公司有問題,就是基督教的出版文化也出了問題。 至於親切又有內涵的作者呢?我承認,的確有些作者很客氣,很有大家風範,像是Philip Yancey、Max Lucado或是Brian McLaren,尤其Philip Yancey,因為出版社的安排,他的行程幾乎滿檔,卻仍舊撥出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接見我們這群來自台灣的「進香團」,當他拍著我的肩膀,比著我的太太和小孩溫柔地說:「Take care of this family」的時候,那種劃破一切當代社會倫理混亂,直指生命價值核心的力道,於我而言,就像耶穌對彼得說:「牧養我的羊」一樣,將永銘我心。 可是,在ICRS會場,更多充斥的,是一個比一個還要頤指氣使的作者。你看你看,遠遠走來一個作家,全身上下珠光寶氣不說,面後跟著七、八個精實大漢,他到底是來簽書的,還是來黑社會搶地盤的?就別提另外那位在簽名會當頭,只顧和身邊人講話,讀者好辛苦排隊十分鐘,希望和作者聊上幾句,他卻頭也沒抬,隨手簽簽,打發了事。 除了上面這些種種讓人吃不消的現象之外,大出版社處理版權時的蠻橫不講理,各家出版社陳列書籍時熱鬧有餘,卻缺乏讓人耳目一新的點子創見(君不見Philip Yancey新書的廣告,大是大,卻言之無物。這好像也是基督徒們常犯的毛病,一味追求碩大,卻不知大處理不好,有時候是很醜陋的),以及不管是什麼新書,好像都在amazon上看過了,本來以為到了這裡,會有什麼意外的驚喜,結果因為這些出版社來的人,大多無法提供更新鮮的未來出版計畫,使得我的期望不斷落空――種種這一切,都一再又一再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究竟值不值得來上這一遭。 不過我想,這一趟還是值得的吧!只是這樣的值得,遠比我所想像的辛苦上好幾倍。我們每天平均趕三到四場的版權會商,雖然自己聽英文的能力,總有點像鴨子聽雷(幸好有您坐鎮,不然會更慘),還是把幾本關鍵書的版權給談出個大概;幾家不那麼大張旗鼓、展地小而美的出版社,如Eerdmans、Jessy-Bass和Haper SanFrancisco,工作人員或是很熱情地向你介紹書籍,或是大方地將早心儀已久的書免費贈送,前提是你要經常光顧;而IVP邀請的晚宴,以及Nelson舉辦的「五顆小石頭」午餐,則分別讓我們看到,兩家出版社是如何透過溫馨舒適、精心擺設的方式,來將自家的作者介紹給國際的友人。這些都是在大而華麗的展會期間,得用心留意不時閃現的動人驚喜。 阿祥 照片說明

ICRS會場外觀

ICRS會場大廳

一望無際的禮品

Zondervan的攤位,他們今年換了Logo

Yancey新書廣告

進香團和Lucado合照

小而典雅的Eerdmans攤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