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理二三事

他曾經編了一本《二十世紀最受喜愛百大推理小說》(100 Favorite Mysteries of the Century)。但是這類書總是會引起哪本書沒有入選的遺珠之憾,所以Jim Huang詢問一些推理小說讀者、圖書館員、書商,他們認為有哪些推理作品是「遺珠之憾」,成果就是這本《他們白死了》,搜集了103篇推荐,列出這些人心目中在書市沒有引起迴響的好推理小說。就像The Crum Creek Press一樣,這本書羅列出這些作品,希望能夠讓它們在汗牛充棟的出版作品叢林裡,不致被遺忘,能受到讀者青睞。 我先略略瀏覽了一遍,讓對推理文學孤陋寡聞的我大開眼界,看到除了古典、冷硬、社會這些類型之外的各式人物、故事、場景。像是已經有中譯本的《器官拼圖》,推理主角是個四肢癱瘓、又盲又啞的人物。或是時空背景設在文藝復興的Death of the Duchess。或是美饌與推理結合的The Debt to Pleasure… 編輯這本書,能讓一些作品重見天日,不讓故事裡的人物白白死去,也是閱讀的善行一樁。除了推理小說,我們也該注意其他文學作品,好讓書中的人物不致白活一場,不是嗎? 2. 藝術與小說的結合 四月參加Festival of Faith and Writing,我喜歡的作家Lauren Winner有場演講「我的讀者生涯」。她提到讀推理小說,有助於安排作品的架構,因為推理小說著重情節的推演。她當時只提到Dorothy Sayers,會後由於要趕去聽另一場演講,來不及問她還喜歡哪些推理小說作家。回來以後,找到她的電子郵件,寫信問她,過一陣子她真的回信,給了我兩個名字:Margaret Maron與Laura Lippman。我剛好在They Died In Vain裡找到一本Margaret Maron的作品Fugitive Colors,內容相當引人。一個紐約女警官的畫家男友車禍喪生,遺囑裡把所有畫作都留給她繼承,進而引出一個藝術界的愛恨情仇的故事。 本來年初的閱讀計劃之一是閱讀探討猶太基督教信仰的小說,並且選了Philip Dick、Susan Howatch、Ann Rice的作品。但是在二手書店買到Dara Horn的The World to Come,計劃重點就開始轉移了。因為我一向喜歡刻劃藝術的小說作品,Dara Horn的這本小說以夏卡爾一幅作品失竊的新聞為靈感,編織了一個畫作與擁有者的糾葛淵源,比《穿風信子藍的少女》要高明太多了 (但是明知作者Susan Vreeland的文筆不甚了了,但是看到她寫印象派畫家的故事,還是去買了一本,然後邊讀邊嫌…)。現在又找到這本結合繪畫與推理的Fugitive Colors,我又一頭熱的搜尋以繪畫為主題的小說作品…唉,不知下個讓我再次改變閱讀計畫的是什麼樣的書。 3. 在一座陌生的城市 strange_city.jpg 喜歡讀安•泰勒小說的,都知道她的作品全部以巴爾的摩的一個小社區為背景。那天在圖書館瀏覽Laura Lippman的作品,決定要從哪本開始讀起,選擇了《在陌生的城市》(In a Strange city)。第一,我喜歡這個書名;第二,主角私家女偵探住在巴爾的摩。我想看看,Laura Lippman筆下的巴爾第摩,與安•泰勒的巴爾的摩有什麼不同風光。有趣的事,這本小說的主角Tess Monahan就在書裡說,怕自己變成安•泰勒筆下的古裡古怪的人物,呵呵…第三,我喜歡這本書的故事。愛倫坡的故鄉就是巴爾的摩,每年他的冥誕有個傳統,就是會有個神秘黑衣蒙面人,到他墓前,在黑夜中獻上三朵玫瑰與半瓶高級白蘭地。只是今年出現了兩個神秘客,其中一個被另一個槍殺… 且來看看推理世界的巴爾的摩吧 dannyboy p.s. 這裡有篇介紹Laura Lippman的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