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啊!岩窟的聖母

首先,「無玷受孕會」(Confraternity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應該是個修士組織,沒有修女。再者,達文西其實並沒有照著他們的要求畫。那些修士期望的是一個光燦榮耀的聖母,以及有兩位天使或先知隨侍在側。作品的氣韻、人物,顯然不是該組織所要求的。但是,畫中有什麼令人不安的細節呢?小說的描述如下:
畫中是一個身穿藍袍坐著的聖母馬利亞,手臂攬著一名應該是耶穌的嬰孩。馬利亞的另一方是大天使烏列,也帶著一明應該是施洗者聖約翰的嬰孩。不過奇怪的是,畫面中並非一般情節中耶穌為聖約翰祝聖,而是聖約翰為耶穌祝聖….而耶穌服從於聖約翰的權威!更令人不安的是,馬利亞一手舉在聖約翰的頭上,做出一個很明顯的威脅手勢――她的手指看起來像鷹爪,正抓著一個看不見的頭。最後,最明顯也最駭人的畫面是:就在馬利亞扭曲的手指下方,烏列比畫出一個切割的手勢――好像是從馬利亞鷹爪手指所抓著那個無形人頭的頸部劃過。
達文西在這幅畫描繪的是十四世紀流行的耶穌傳奇故事:約瑟與馬利亞帶著耶穌躲避希律王追殺,逃到埃及的途中,曾經與施洗約翰在荒野中相遇。丹•布朗認為馬利亞身邊的是耶穌,是他自作主張的解讀。馬利亞身邊的才是施洗約翰,天使身邊的是耶穌。從上面的傳奇故事來看,當兩個嬰孩初次相遇,當然是施洗約翰拜見耶穌,而由耶穌給施洗約翰祝聖。至於馬利亞那「手指看起來像鷹爪,很明確的威脅手勢」一點也不像鷹爪,也沒有明確的威脅意涵。那隻居高臨下的手,毋寧是保護逃難中的耶穌的手 (依此而言,即便是威脅的鷹爪手,那我是不是可以解讀為母雞護衛小雞的張牙舞爪的手呢?) 這幅畫沒有令「無玷受孕會」大感驚恐。書裡說:「達文西最後擺平那個協會的方式,就是畫了第二幅畫給他們,在這幅『掺水版』的『岩窟中的聖母』中,每個人物的安排都比較正統…」。達文西的確為了擺平,畫了第二幅「岩窟聖母」,但不是因為小說裡主張的原因,而是雙方價錢談不攏,一吵吵了十幾年,而之所以另畫一幅,很可能是因為達文西已經把第一幅賣給別人。因為根據史料,達文西曾表達那幅畫的價值遠超過協會出的錢,而且已經又人出更高的價錢。至於第二幅畫,哪裡掺了水,哪裡又安排得比較正統呢?第二個版本的馬利亞比較善良,伸出的手比較不像「鷹爪」、沒有「明確的威脅手勢」嗎?我看不出來。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女主角在羅浮宮企圖用「岩窟的聖母」畫作當護盾:
在紅色的霧光中,他看得見那名女子把大畫從纜線上拿下來,撐在眼前的地板上。五呎高的畫布幾乎遮住了她整個人….畫布的中央開始鼓起,聖母馬利亞、聖嬰、施洗者約翰的脆弱輪廓都開始扭曲…
看這幅電影劇照,你就會知道上述那些形容與動作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蘇菲小姐要如何打破厚重的畫框 (用什麼工具?),然後把偌大的畫布擋在身前,同時不讓畫布蒙住自己的頭,免得看不到守衛在什麼地方,也看不到逃命的出口?對了,我還忘了說,這幅畫外面還有一扇玻璃 ,所以蘇菲小姐還得打破玻璃,才能讓畫布「鼓起來、扭曲」。至於那幅玻璃,聽說是防彈玻璃,是否可以請知道的朋友驗證驗證?如果是防彈玻璃,那… 啊!岩窟的聖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