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啊!可愛的約翰

小說中寫到女主角仔細觀察達文西的「最後晚餐」的反應:
蘇菲看著坐在緊鄰耶穌右邊的那位,仔細檢查。她研究著那個人的臉和身體,心中湧起一股驚異之感。這個人垂著一頭柔順的紅髮,優雅的雙手交疊,加上看起來有點像女人的胸脯。毫無疑問,那是個….女人 「是個女人!」蘇菲驚叫。 (中間從略) 「她是誰?」蘇菲問。 「親愛的,那位,」提賓回答:「就是抹大拉的馬利亞」。
換句話說,因為耶穌右邊的人物看起來是個女的,所以「就是」個女的,而且是個特定人物:抹大拉的馬利亞。仔細看耶穌右邊的人物,的確像小說中所描述的,「有張嫻靜的臉和美麗的紅髮」,不過看起來像女性,達文西筆下的這個人物就是女的,而不是傳統所認為的門徒約翰嗎?恐怕不是。 這種揣測忽略了西方繪畫一個很重要的「圖像傳統」(iconographic tradition) ,那就是藝術家筆下的約翰常常以陰柔、斯文、白淨面貌出現於畫中,在一般陽剛的男性人物中,顯得相當女性化。

JOHNPIC06.jpg
以上只是舉幾個例子,說明不同畫家筆下的「最後晚餐」,對約翰的描繪可說是相當一致。而下列Andrea del Castegno的相同主題中斯文白晰的約翰,與耶穌和其他門徒的男性粗獷氣息的對比尤其明顯。
所以說,如果因為達文西筆下的約翰貌似女性,所以「就是」個女人,那麼西方繪畫中有不少「最後晚餐」裡的約翰恐怕都要辨識為女性了。其實,不僅是「最後晚餐」的畫作,耶穌受難為主題的畫作,約翰也是以其一貫陰柔的面貌出現。波提伽利的這幅畫是個很明顯的例子,很容易就辨識出哪一個是約翰。
lamentation.jpg
另一個突出的例子是拉斐爾的基督釘十字架。畫中右邊的兩個人的氣質長相相似,但是前方跪著的是抹大拉的馬利亞,後面站立的是約翰!
主角藍登論到「蒙娜麗莎」時說道:「他的蒙娜麗莎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其中有一種很微妙的雌雄同體信息。是兩者的融合。」如果仔細觀看達文西的人物畫作,確實可以看出達文西在玩性別曖昧的遊戲。明顯的兩個例子是他畫的兩張施洗約翰。畫中人物的豐潤,近乎女性的軀體。如果仔細對照施洗約翰與蒙娜麗莎的臉部,神似得驚人。
若是如此,達文西處理繪畫傳統中陰柔的約翰,如果格外像女性一樣美麗,也就沒什麼好意外的了。後來書中另一個角色提賓為要證明「最後晚餐」裡的約翰是抹大拉的馬利亞,說道:「達文西很善於描繪男女性別之間的不同差異處」」,企圖證明耶穌的右邊是一個女人。但是達文西刻畫人物的特色不正就是性別的模糊嗎?怎麼性別身份在這一張作品又這麼清楚了呢?
達文西的約翰不像其他的同一主題作品,或是與耶穌交談,或是睡在他身邊。達文西的約翰與耶穌身形分開成為V狀 (小說裡在這一點大作文章,其實只不過是畫家表現對稱和諧之美罷了),那是因為達文西的構圖目的,將門徒分作四組,把約翰與彼得和猶大成為一組。這幅畫作是著墨於最後晚餐特定的一刻,記載於聖經裡:「傍晚,耶穌和十二個門徒吃晚餐的時候,祂說:我坦白的告訴你們,你們有一個人要賣我。”他們都非常憂愁,相繼焦急地追問耶穌,說:“主,不是我吧!”」(馬太福音26:20~22)。畫中可以看到門徒議論紛紛,或震驚、或憂愁、或憤怒。因此,聖杯並不是重點。更何況,聖杯是中世紀的產物,早期教會並沒有什麼聖杯奇談與傳說,不過歷史的問題,我就暫時略過了。而且,最後的晚餐中沒有刻畫聖杯,這並不是頭一遭。很多畫家畫這個主題,也並沒有要突顯那個聖餐杯。因此,聖餐杯的存在與否,有個很簡單的因素,無非就是畫家選擇「圖像元素」(iconographic component) 的取捨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