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信仰與寫作的節慶 (1)

大會通常以開幕演講為始,然後早上與下午各有兩個時段,每一時段有七八個分組題目供人選擇參加,晚上再有一場集體參加的演講。今年的開幕演講由詩人Luci Shaw擔綱,講題是「泥土上的指紋」。詩人說,教會在真、善兩方面的表現相當有成,但是在美的方面則實在有待加強。或許「美」的實驗性、探索性太強,未知的層面太濃,以致於讓基督徒產生很多戒心。然而,美卻是上帝以及祂的兒女一個很重要的身份表記。沒想到女詩人竟然也是CSI與Law and Order的影迷呢。她說,在案發現場,DNA與指紋的採集很重要,因為這些都每個人獨有的身分記號。舊約有個省長叫「所羅巴伯」,意思是「生在巴比倫」。上帝對這個生於異鄉的選民說:「我必以你為印記」。印記是指戴在首領指頭上的戒指印章。詩人說,你我都是上帝的印章,在這個世界上留下屬於你我的印痕。Luci Shaw在這裡,當然是呼籲我們以文學與藝術在這人間的大地留下自己的指紋。
每次選分組研討都很頭痛,因為幾乎每一時段都會有好幾個自己想聽的題目,每次要天人交戰一番,才能作出決定。第一個分組,我選了「排除萬難來寫作」。其中有三位講員,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定居在阿拉斯加的Leslie Leylan Fields。參加這個寫作營會的另一好處就是每次都會認識一些不知道的優秀創作者。這位女作家有六個孩子,一年中有四五個月投入家族捕魚事業,還在大學兼過課,現在還成立了寫作工作室,幫人改稿或解決寫作上的問題。在這樣的生活步伐中,她還是寫出了一本回憶錄、一本書講意外懷孕,還編了一本阿拉斯加女漁夫的書。她說,寫作最大的三個障礙是工作、子女、愛。這三樣東西都是要花心力投入的,但是她學會了不是把寫作與這三樣東西區隔開來,而是融合在一起。回憶錄《恩典之島生存錄》寫她住在阿拉斯加島嶼上的生活。《不期而來的孩子》寫她如何面對第五、第六次的不期懷孕。 另一位講員是在加爾文學院英語系教書的Debra Rienstra。先生是牧師,目前在加州進修,有三個孩子,在加州與密州之間奔波的Rienstra提到自己寫作的三個障礙:缺乏安靜的時間、頭腦裡太多「聲音」、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但是在捉襟見肘的空檔,她還是完成了一本討論子女的書,一本討論基督教信仰的So Much More,已經有人認為這是二十一世紀的Mere Christianity。聽這兩位幹練的女性侃侃而談,我不禁在想:單身的優勢是否也是劣勢?沒有找空檔做事的急迫,我使用時間是否太過奢侈?為著幾個翻譯句子慢慢琢磨個三四十分鐘,沒有尿布待換,沒有妻子待溝通 (呵呵),是否讓我過於從容悠閒了呢? dannybo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