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uedo escribir esta noche:
關於部落格
阿祥與dannyboy的對話--閱讀手札
  • 105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良中年」書系

除此之外,今天去支援校園書房,還有個意外的收穫。中午利用午休十多分鐘的時間,我到公館茉莉轉轉,沒有買到書,反倒是因此遇見了咱們的耐吉老大傅月庵。這已經是自從認識他以後,第三還是第四次的不期而遇,真是有意思。結了婚的他,看起來更福泰了,依舊非常輕鬆的裝扮,腳上則套著涼鞋。寒喧幾句後,我立刻把握機會將您前幾天交代的事跟他說了,打聽是否有合適的譯者,對英國文化夠熟,能夠翻譯Muriel Spark那本Aiding and Abbeting。耐吉老大確實大方,立刻承諾會將他所知最好的譯者介紹給我們,只是他也承認,這位譯者索價不菲,要有心裡預備(為免橫生枝節,我私底下再跟您說說真正的價碼是多少),畢竟翻譯品質真的沒話講,編輯既不用花太多腦筋修潤,也不用花太多時間查資料(唉……我現在手邊那本The God you are Looking for,譯者在論述部份就讓人讀來頗為吃力),確實值此價值。體貼的耐吉老大,同時答應會再幫我們打聽謀殺專門店裡的優良譯者,也許可以再省一點。 聊完譯事,耐吉老大也很興奮地推介了最近編的那本書,也就是果子離《一座孤讀的島》,顯然他對這書封面很欣賞,直說是承繼《生涯一蠹魚》的設計概念。他還說往後會繼續策劃這類專談書的網路作家出書,像是昆布便已和遠流談妥,也將有書面市,耐吉老大戲稱這是「不良中年」書系,由一群特立獨行的中年人來撐大局。呵呵……值得期待^^ 其實,在你我心目中,應該也有一套「不良信徒」書系吧。那鍋有著不知是自稱還是雜誌給的稱號「左翼耶穌戀人」的Anne Lamott,鐵定是開張春第一砲;接著是Kathleen Norris、Annie Dillard、Lauren F. Winner與Frederick Buechner,當然不能忘了經常把德日進掛在嘴邊、動不動就提我們和宇宙是一體的Ronald Rolheiser,還有您不是很喜歡的Palmer Parker,以及教人學習由作夢來聆聽上帝的Morton T. Kelsey,和愛榮格愛到不行的Sue Monk Kidd。這些聚集起來簡直可以開個基督徒怪胎俱樂部的作家(恐怕比Jesus Freak更freak),光是有人離過婚、有人未婚生子、婚前……等的私德問題,他們的書大概就會被保守人士以此為由大加韃伐,更不要說裡頭動輒大犯教會禁忌、偏離所謂「正確答案」的觀點與思想了。然而,正如楊腓力在《最弱的一環》這篇文章裡,提到了福音派因為不認為自己「時常需要其他人的想法」而犯下的種種大錯,上面這些「不良信徒」的聲音,正是華人教會最最需要的「其他人的想法」,若真能一一出版,反倒可以成為一股力量,適時督促基督徒們要時常內省,看看有沒有落入自以為是的惡性循環裡,好避免幹出一件又一件的傻事來。 阿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